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家人文历史 > 红楼梦里有哪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红楼梦里有哪些耐人寻味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0-06-20 15:25:05 作者:李小刚 点击: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是一部中国古代社会世态百相的史诗性著作。它虽自勉是“大旨谈情、实录其事”,但其在艺术手法上却是摆脱旧套、新鲜别致的,特别是其用“真事隐去、假语村言”的特殊笔法,描述出的许多情节着实耐人寻味,更是令后世读者脑洞大开、无限遐想。

细细读来,红楼梦里有不少耐人寻味的细节,也是困扰广大红迷和研究者的红楼难题,我们不妨分析一二。


一是关于林黛玉的“燕窝之难”。

在四十五回中,宝钗探望病中的黛玉,建议其“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冰糖五钱,用银铫子熬出粥来,若吃惯了,比药还强,最是滋阴补气的”,黛玉伤感回答: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

作为“盐课林老爷”的独女,林黛玉为什么会“一无所有”呢?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今已升至兰台寺大夫”,而且还是“钦点出为巡盐御史”。

“巡盐御史”就是掌管盐务的官员。在封建社会,盐税是朝廷的主要收入来源,皇帝自然对管理盐务的官员格外重视。明清两代,朝廷设两淮、两浙、长芦等盐课,皆是肥缺,其中尤其是两淮盐课,更是肥得流油的美差,是官员们趋之若骛的角色。

但是,林黛玉作为林如海的孤女,在安葬林如海之后回到贾府,带回的只是“许多书籍”,给众人带的礼物也是“纸笔等物”,书中并未有金银细软、古董珍宝的描述。

况且,林如海之祖,也曾袭过列侯,也是“钟鼎之家”,并不是一穷二白的贫寒之家。再后来,在贾府里病恹恹的黛玉却是连燕窝都吃不到的,还需要宝钗的馈赠。

那么,林家的遗产到底去了哪里?第一种可能是林如海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廉吏,虽呈肥差,但是却恪尽职守、一心为公,并未损公肥私,家底并不肥厚;第二种可能是贾琏在料理林如海的丧事期间,偷匿本应由林黛玉所有的遗产,中饱私囊。

因为林黛玉作为闺阁小姐,肯定不会抛头露面参与诸多遗产料理,况且其身体本就孱弱,加上父丧悲痛,更是体力难支,一切都是由贾琏代其行事,贾琏借机偷偷将钱财据为己有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第三种可能是被林家同族之人分食殆尽,只有少许留给黛玉。因为在古代,女子的社会地位低下,对其财产继承份额受到影响。


二是关于秦可卿的“灰姑娘逆袭”。

在现代社会,有多少女孩都在梦想着嫁入豪门、过养尊处优的少奶奶生活。而在红楼梦中,秦可卿这个养生堂抱养的女孩却是“灰姑娘逆袭”--成功嫁入了赫赫扬扬的官宦侯门,而且还是贾府辈分最高的贾母眼中的“第一得意孙媳”。

秦可卿的父亲秦业是一名营缮郎--一种极小的官职,秦可卿还不是秦业的亲生女儿,是从养生堂抱养的,仅仅是因为“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贾蓉是宁国府三代单传的公子,秦可卿是养生堂抱养的女孩,在特别讲究门当户对的姻缘关系缔结的封建时代,如此明显的门不当户不对的结合,真是令人费解。

更有知名的红学研究者刘心武先生提出了秦可卿的原型是“康熙废太子的女儿”之说,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至于秦可卿到底是什么身份,家世微薄的秦家与赫赫扬扬的贾家到底会有什么瓜葛,成为秦可卿嫁入豪门的由头,着实令人百思难解。


三是关于魇魔法的“下半集剧情”。

在二十五回中,因为妒忌宝玉的得宠和憎恨凤姐的跋扈,赵姨娘买通马道婆对宝玉和王熙凤实施了魇魔法,差点儿将两人置于死地。二人被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赋了“灵气”的通灵宝玉的“庇护”下,才得以痊愈。

之后,这件事好像被众人遗忘,一切都归了风平浪静。作为魇魔法的受害者之一、荣国府里呼风唤雨的大管家王熙凤来说,向来个性张扬、强势跋扈的她为什么“忍气吞声”,不查清此事的来龙去脉呢?她是否知道此祸事的始作俑者是赵姨娘呢?

细细分析,拥有“一万个心眼子”的王熙凤怎会不知道谁给她暗地里使的绊子呢,显然她是知道的:在第四十三回中,贾母提议以“众筹”的方式为凤姐过生日时,凤姐的一句玩笑话透漏出了其中的“玄机”。

当尤氏提出免除赵姨娘和周姨娘两个“苦瓠子”的份子钱时,凤姐反驳道:“你少胡说,一会子离了这里,我才和你算帐。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来咱们乐”。其中的“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

当初,赵姨娘买通马道婆实施魇魔法的“投资”除了“零碎攒了几两体己,还有几件衣服簪子”外,还有五百两的欠契。对于一位月例只有二两银子的妾室来说,实在是一笔巨款,因为五百两银子是其将近二十一年的月例,而这二十一年中赵姨娘需要“不吃不喝”才能攒得了这笔银子。

即使如此巨额的投资,赵姨娘也未能如愿以偿,都变成了“沉没成本”,的确是“白填送别人”了,可见凤姐对赵姨娘的恶行并不是一无所知,只是没有说透。

因为魇魔法这样的巫蛊之事向来是古代最为忌讳的,比如汉武帝的皇后陈阿娇,因为巫蛊之事被贬如冷宫。贾府这样的大族人家也情同此理,查出来阖家不光彩。贾府虽不袒护赵姨娘,可这种事也得遮羞。

再说,巫蛊之事就像鬼神之事一样,不可信也不可不信,若当真追查下去弄得人尽皆知,倒像是这大族人家怕了诅咒一般,是很丢人的。而且众人也不能确定是否巫蛊之效,是时气所染之故也说不好。谁也不敢贸然疑心到巫蛊之术上,谁提的谁就必须拿出证据来,否则说不定反落得个诽谤的罪名。

作者:温暖前行。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红楼梦》是文学经典,也是一部适合随时拿起即可阅读的书。比如以前读过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依势霸成亲”,非常有意思。王熙凤的得力奴才旺儿媳妇,非要丫鬟彩霞嫁给自己的小儿子,这小儿子酗酒赌博还长得极丑,彩霞和她爹娘都不同意,本来都是奴才之间的事儿,两家得你情我愿才成。所以旺儿家自然没得逞,但又不干休,于是搬动了王熙凤乃至贾琏,中间虽有林之孝劝贾琏“何苦来白糟蹋一个人呢?”终究贾琏没搞定王熙凤。眼看着彩霞就要被强嫁给一个癞小子,毁了一辈子。于是彩霞让妹子小霞悄悄找到赵姨娘出马。

赵姨娘自然不希望彩霞嫁给旺儿小子,一来她和彩霞私交不错,巴不得留给贾环,以后有个帮手。抛开这一层来说,这事儿是王熙凤从中作梗,她必是不甘。赵姨娘在贾环不努力的无奈中,只好自己主动求上贾政。于是贾政说了这么一段话:“且忙什么。等他们再念一二年书,再放人不迟。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给宝玉,一个给环儿。只是年纪还小,又怕他们误了念书,再等一二年再提。”

有意思的是,当贾政说这话的时候,外面一声响,不知何物,屋内人吃了一惊,后来发现是外间窗屉不曾扣好。赵姨娘这边骂完一顿丫鬟后,也便伺候贾政睡觉了。

后来才知道,赵姨娘和贾政说话间突然窗外一声响动是有丫头在偷听,这丫头到底是谁安插在赵姨娘身边的卧底呢?大宅院其实没有一点隐私。

作为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红楼梦》十年辛苦不寻常,看来字字皆是血,每个情节每段话都暗藏玄机,这里捡几个值得耐人寻味的品品。

花袭人之名令人细思极恐。

花袭人在侍候贾母时叫珍珠,贾母因见其心地纯良,恪尽职任便将其与了宝玉。贾母屋里的琥珀与珍珠正好对应。珍珠跟了宝玉后,因其姓花,宝玉依“花气袭人知昼暖”为其取名袭人,彼时宝玉的丫鬟有一个媚人,之前有个死去的可人,也与之应对。

袭,有趁人不备,突然攻击之意。袭人此名,终究与媚人、可人这些柔和、温顺的名相去甚远,总有一种强势的攻击感。再结合宝玉曾说过的一那段死鱼眼睛论:女子未嫁之时是一颗无价宝珠,嫁人后就是一颗没有光彩的鱼眼睛了。



袭人由原来的“无价之宝”变成了“袭人”,焉知不是作者另有用意?

而花袭人,倒过来念又是“人袭花”,大观园里谁是花?哪些花被莫名摧毁?想想,“人袭花”才是此名之深意吧。

王夫人得意丫鬟大难临头却只能央求赵姨娘

王夫人身边的彩霞和彩云是两个容易被人混淆的丫鬟,甚至有人误认为两人是同一人,其实两人曾于几个场合同时出现过,这里不点书袋了。

奇怪的是贾环油灯烫宝玉时,彩霞还在与贾环有情,彩云这些丫头还看不上贾环。到了金钏挑唆宝玉那回,贾环跟彩云已经走到了一起,后来贾环又讨蔷薇稍与彩云,彩霞仿佛消失了一般……到了最后旺儿那不争气的儿子要强娶彩霞时,彩霞只能求赵姨娘。



这就让人看不懂了,探春曾说彩霞,别看外头老实,心里明镜似的,太太佛爷似的一个人,但凡想不到的她都记着呢……。彩霞既然对王夫人如此衷心,王夫人但凡说句话,根本不必嫁给旺儿家,可是彩霞并不求王夫人,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而彩云此次因有病疾逃过配小斯的下场,可是晴雯不是因有疾病才被打发出去吗?

所以,彩霞是不是得罪了王夫人?而彩云却受此优待,是不是因为完成了王夫人的某些任务?

凡此种种,不消多记,车上写的问答,可能有所疏漏,如有疑问可留言。祝你幸福,谢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