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联生活周刊 >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是说宝玉以后娶湘云吗?怎么看?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是说宝玉以后娶湘云吗?怎么看?

发布时间:2020-06-18 17:03:41 作者:李小刚 点击:

谢邀!“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是说宝玉以后娶湘云吗?

我认为是的。一开始读《红楼梦》的时候我也觉得“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是指史湘云和卫若兰终成眷属。这一观点主要基于庚辰本回末总评:“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据此推测,湘云后来很可能是与卫若兰结为夫妇,而金麒麟则为其中穿针引线的道具。湘云的“判词”提示,她的婚姻一度很美满,“厮配得才貌仙郎”。但是好景不长,卫若兰英年早逝,导致湘云落得个“云散高唐”,“展眼吊斜晖“——貌似很说的通。

但是,这样就无法解释“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的“白首”二字所为何来!除非,像周汝昌先生说的那样,历尽沧桑的湘云再次遇见了良人,再次拥有了婚姻,再婚的对象就是宝玉。周先生具体的推理、论证比较曲折,这里不作赘述。

今天在这里,我们仅依据文本内容,对贾宝玉和史湘云二人的结局做一个简要的推断:


01、《红楼梦》的创作主旨

简单的说,贾宝玉作为全书唯一的全视角人物,他的一生际遇注定要承载作者创作的根本意图,也就是全书的主旨。因此,搞清楚全书主旨便成了搞清楚宝玉和湘云最后结局的关键。开篇第一回,文中提到有个访道求仙的“空空道人”,检阅了镌刻在石头上的《石头记》,从此“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改名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

都知道《红楼梦》满纸无“闲笔”,作者平白无故攥出这一段绝不会只是为了交代《红楼梦》的“传播人”,而是借空空道人的转变,道破全文的创造主旨:证空和证情。证空好理解,佛家思想,万物离不开“住坏成空”,万事终究“归空”。证情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情”不是狭义的“爱情”,而是指看待事物和人生的态度,好比人生观,证情,就是对万事万物满怀深情。这看似矛盾的两个维度是怎样统一起来的呢?关键人物就是贾宝玉。

脂砚斋的两条批语给了我们线索。第二十一回有一条脂批这样说:“宝玉之情,今古无人可比,固矣。然宝玉有情极之毒,亦世人莫忍为者,看至后半则洞明矣。此是宝玉三大病也。宝玉有此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方能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说得很明白,八十回后遗失的文稿中,宝玉曾经抛弃宝钗和麝月而“悬崖撒手”出家为僧。

后面还有一条脂批慨叹:“宝玉虽然悬崖撒手,到底跳不出‘情榜'去。一语道破了作者对“情”和“空”的矛盾处理方法,情战胜了空,否则出了家一切放下,全书便可戛然而止,何用还挂记情榜?因此,《红楼梦》归根结底是“情僧”的《情僧录》,情“悟”之后不但不排情,还要“满怀深情”。如果情悟之后归了“空”,也就没有这部《石头记》了。可见,作者最终要告诉我们的是这样的思想:纵万事归空,仍不舍深情!一如情榜上贾宝玉的评语:情不情”。


02、贾宝玉的“证空”和“证情”

宝玉的人设是《红楼梦》里众女儿的守护者,他的目光和情感认知始终与女儿们的命运紧密相连。在他身上,无论是空,还是情,都离不开与身边姐妹的纠缠。就像鲁迅先生所说,宝玉在人生过程中,看到的,应多是其所爱者的“不幸”;经历的,应多是其所爱者的“许多死亡”。这样一路走过来,加上宝玉“略望可成”的禀赋,最终成就了他“悟空”和“悟情”。

故事的脉络大致应该是这样的:贾宝玉在经历了家族败落和众姐妹相继夭亡离散之后,一度绝望,弃宝钗、麝月而“悬崖撒手”,出家为僧,但并没有在空门中得到归宿。无奈又离开了空门,与同样沦落遭难的湘云重逢,互相扶持,最终得到了心灵的归属与安宁,以“情榜证情”结案。

由于后半部分文稿的遗失,宝玉后来的故事的具体情节无法考据。但网上有一篇署名一方金的人,写了一篇《论贾宝玉人生五阶段》的文章,分析了贾宝玉的人生和心路历程,阐明了“万事归空,不舍深情”的大旨,很有创意:

一、色欲。肌肤之淫,人之本能,纨绔子弟的通性,无爱情,以可卿之毁灭告终。二、意淫。色欲极限后,向“情不情”升华,进入浪漫的情感世界,追求思想相通的爱情。但爱情为那社会所不容,以黛玉的毁灭告终。三、绝望。情感世界的破灭,非爱情的结合,无共同语言的家庭,终于于极端痛苦中斩断世情,遁入空门,寻求解脱。以宝钗的毁灭告终。四、色空。逃避现实,对世间一切绝情,进入“有形色空”的境界。然而,残酷的事实使他终于认识到,空门不空。以妙玉的毁灭告终。五、情悟。“有形色空”极限后,升华到“无形色空”,即“情空两济”的现实情感世界,最终找到心灵的归宿。

这一“情悟”,也是人生的“顿悟”,伴随的,是落魄的生活、深刻的反省、超然的精神、不灭的才气。通观大观园中女子,只有湘云具备这种能力与条件,与宝玉重逢,共同“彻悟”。


03、读懂《红楼梦》作者的格局与价值观

说到宝玉跟湘云在一起,估计很多读者不开心,尤其是“黛迷”们,一个宝钗还没弄清楚,咋又跑出来个“湘云”!其实大可不必。前面已经说过,宝玉情窦初开的情感世界一直是为林黛玉所占据的,他的小儿女之情爱完完全全属于黛玉,不作第二人想。宝玉历经劫难后再次与湘云重逢,已经不再是昔日黛玉跟前的“宝哥哥”了,那时,他像空空道人一样,也已经“自色悟空”,抛弃了儿女私情之爱,走在顿悟人间大爱的路上。湘云的出现就是他“顿悟”的契机。

从这个意义上讲,林黛玉和史湘云出现在宝玉人生的不同阶段,完成了不同的使命,都是宝玉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主角。有了她们,才有了宝玉的“情不情”,而这正是《红楼梦》全书的价值总纲:“空”不是解脱之道,明知难逃“住坏成空”,仍然对世间万物万事满怀深情,才能达到真正的“彻悟”和“自在”。所以作者借“空”为名,遣“情”是实。

这绝不是挂羊头卖狗肉,而是作者对中国文化最高明的一种化境,不但契合了“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禅宗思想,也蕴含了儒家和道家“不脱离人生世间的‘天道观’视野。是对儒、释、道三家精神全然的融合,表达了作者对人类寻求精神自由与安宁的终极关怀。读懂了这一点,才算真正读懂了《红楼梦》。

许多读者都因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一句话,觉得《红楼梦》80回之后贾宝玉娶了史湘云,其实那是不对的。

因为原著中作者对这一点写得比较含蓄,致使许多读者都没看清“金麒麟”的真正含义。

第29回清虚观打醮时,张道士把道士们“各人传道的法器”作为生日贺礼献给贾宝玉:

有金璜,也有玉玦,或有事事如意,或有岁岁平安,皆是珠串宝贯,玉琢金镂共三五十件。

按说,以贾宝玉标榜的他自己心里只有林妹妹一个人,而林妹妹是一个草木之人,并且他又特别讨厌金玉良缘之说;他对着那一堆“金玉”应该无感才对,至少在黛玉面前他应该表现出一点忌讳,不理会那一堆家伙才是他爱林妹妹的正常表现。

然而,他竟然恋恋不舍的在那一堆金玉之中挑来捡去!当看见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时,他住手了。宝钗说史湘云有一个。

宝玉听见史湘云有这件东西,自己便将那麒麟忙拿起来揣在怀里。一面心里又想到怕人看见他听见史湘云有了,他就留这件,因此手里揣着,却拿眼睛瞟人。

贾宝玉太猥琐了吧。

当他看见林黛玉在看他,当即骗林黛玉说:

“这个东西倒好顽,我替你留着,到了家穿上你带。”

回家之后贾宝玉一直把金麒麟揣在身上,并且三番五次的去潇湘馆,却舍不得拿出来送给林黛玉。

最让人感到可笑的是,他们两个吵架时黛玉说了一句“我也知道白认得了我,哪里像人家有什么配得上呢?”暗示贾宝玉把金麒麟拿出来。然,贾宝玉大恼:

宝玉听了,便上前来直问到脸上:“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

这时候黛玉就知道了,贾宝玉兜里揣着的金麒麟真的不是给她的。

因为一般的爱女生的男生,如果女生在他面前说自己是草木之人、没有金玉时,男生会很自然的把自己兜里的金玉掏出来送给她,再说上一句“我送你一个你不就有了吗?你不就配得上我了吗?

贾宝玉因为不爱林妹妹,所以他根本不会这样说,也根本不会送给林黛玉一个金玉做礼物。

贾宝玉曾经想把北静王送他的鹡鸰香珠串送给林黛玉,那是因为鹡鸰香珠串是植物(草木)做的。实际上,在贾宝玉心里,林黛玉就是贫贱之人,是配不上那些金银饰品的;所以尽管贾宝玉有许多古董及各种金银饰品,但是他从来不曾送给林黛玉一件。

贾宝玉等到史湘云来贾府,终于等到史湘云去了怡红院,终于有机会把金麒麟拿出来――大家都以为贾宝玉想把金麒麟送给史湘云了,但是没有!

最搞笑的是贾宝玉竟然把金麒麟给丢了,而且是史湘云捡到了!读者以为贾宝玉应该说,“好巧啊,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竟然是你捡到了!”然后喜气洋洋场面一派和谐。

然而并没有!贾宝玉这个奇葩竟然从史湘云的手里把金麒麟又拿回去了!

话说宝玉见那麒麟,心中甚是欢喜,便伸手拿来,笑道:“亏你捡着了。你是哪里捡的?”

贾宝玉之所以让史湘云看看他有金麒麟,却又不送给史湘云,他就是在告诉史湘云:“你有小金麒麟,我有大金麒麟;你是母的,我是公的;你是阴,我是阳。咱俩是一对儿。”

他这是意淫、调戏史湘云!史湘云大怒。

后来贾宝玉因要去见贾雨村而追上了林黛玉(分不清主次、没有顺序),对林黛玉说了许多话。林黛玉走了之后,贾宝玉拉住袭人说了许多话,把袭人吓得如五雷轰顶一般。

贾宝玉跑了之后宝钗过来和袭人说了几句话,意思是贾宝玉和袭人的对话宝钗有可能听见了。

其实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听到的最多,他不但听到了贾宝玉林黛玉的对话,也听到了贾宝玉与袭人的对话,更听到了袭人与宝钗的对话,这个人就是史湘云。

贾宝玉拿着公的金麒麟意淫史湘云,史湘云就已经很生气了,后来又听到了贾宝玉与林黛玉、与袭人的对话,被贾宝玉的下作(下流)气得七窍冒烟。史湘云没忍住,直接找到贾政告状去了。

史湘云为什么要向贾政告状让贾政打贾宝玉呢?

如果史湘云不告状,贾宝玉就会以为史湘云默许了他对她的意淫,贾宝玉今后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意淫(羞辱)史湘云。并且,贾宝玉将来见到史湘云的“才貌仙郎”时,他会意淫人家的才貌仙郎,而且还会把公的金麒麟送给人家。就等于贾宝玉直接告诉史湘云的老公:你的老婆以前和我是一对呀!(对比尤三姐与柳湘莲,就知道被贾宝玉意淫过的人下场有多惨)

贾宝玉直接把史湘云的“才貌仙郎”给气死了,或者史湘云的才貌仙郎老公回到家之后把史湘云打了个不能动弹。

作者通过写金麒麟这件事,表明贾宝玉的无所不淫,他真的是滥人一个。“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意思是贾宝玉想伏白首双星,但是史湘云不让,以至于贾宝玉挨了毒打。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回目下半联“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有些令人费解。文中内容写了金麒麟,但没提到“白首双星”是谁,既没有明写,也没有暗示,不像上半联“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前因、后果、经过具备。

就是因为回目有些含糊,所以产生了许多不同的解读。红学家刘心武老师在讲座中经常提到一句诗,“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我今天就做一朵学牡丹开的苔花,说说我的观点。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这里先看看红学大家们的看法,再说说我自己的微末见解。

周汝昌先生和刘心武先生认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指的是贾宝玉和史湘云。

周汝昌先生和刘心武先生都非常喜欢史湘云。他们对史湘云这个人物做了很深入地探究。

刘心武先生在“揭秘红楼梦”系列讲座中讲到过“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之谜。他认为书八十回后,沦为乞丐的宝玉,在街头和湘云“遇合”,湘云再嫁,和宝玉成亲,两个人相依为伴。

他的依据是:

一,史湘云的原型是脂砚斋,而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妻子。

刘心武先生做《红楼梦》的原型研究。小说开卷说“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文中有大量的生活细节写实描写,所以刘心武先生认为小说人物大都有生活原型。而史湘云的原型就是脂砚斋。他经过考证,认为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妻子。因此,最后和宝玉共偕白首的是史湘云。

二、脂批线索。

第三十一回回首,庚辰本有一条批语:“金玉姻缘”已定,又写一金麒麟,是间色法也。何颦儿为其所感?故颦儿谓“情情”。

“金玉良缘”和“木石姻缘”在宝、黛、钗之间夹缠不清,作者又加了一个“金”,金麒麟。刘心武先生认为,“金玉良缘”中的“金”,可以是金锁,也可以是金麒麟。通灵宝玉和金麒麟是第二种金玉姻缘,也就是宝玉和湘云成就了一段好姻缘,并且白头到老,双星永伴。“白首”两字刘心武先生解释为“他们在苦难中,未老先衰,白了少年头”。

贾宝玉在清虚观拿金麒麟的时候,黛玉确实有所警惕。后来湘云来了,她还赶到怡红院“听墙角”。所以脂批有“何颦儿为其所感”之语。

周汝昌先生的看法更直接,他认为史湘云《红楼梦曲》“乐中悲”中的“厮配得才貌仙郎”,才貌仙郎说的就是宝玉。

白首双星是张道士与贾母。

还有研究者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说白首双星是张道士与贾母,衍生出一段凄美爱情。史侯家的小姐和张公子年轻时曾经互相爱慕,但身不由己,史小姐嫁给了贾代善,张公子黯然出家当了道士。两个人在清虚观见面时,都已白发苍苍,还感慨之下落下泪来。在这回书里写了金麒麟,所以说是因为麒麟,写了这两个白发老人。张道士是荣国公的替身,意味深长。

这种论点没有依据支持,只是凭空猜想,不能认可。

我认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还是指卫若兰和史湘云。

史湘云《红楼梦曲》“乐中悲”中“厮配得才貌仙郎”一句,说明史湘云的丈夫是个翩翩佳公子,和她非常般配。但后面又有“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之语,是说她丈夫去世,湘云最终还是剩下孤身一人。

第三十一回庚辰本回末批语说: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线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这个“若兰”应该是第十三回参加秦可卿丧礼的那个卫若兰。文里写了“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一句,前八十回没再提到卫若兰,从这条脂批看,他八十回后会再出现,湘云是嫁给他了。

第三十一回,宝玉把金麒麟遗失,却被史湘云捡到。后来应该是宝玉把麒麟送给了卫若兰。这正是湘云的缘分。本回书内容没讲明“白首双星”,却埋下了史湘云的姻缘伏线。

可能会有人纠结于,卫若兰早逝,湘云和丈夫没有白头偕老,为什么会说是“白首双星”?我们中国文字意义繁多,本来就把“结为夫妇”称为“白头之约”,婚姻过程中并不一定会真正相携白头,因为生命中可能会常出现不可预期的事情。所以不必纠结于字面的“白首”二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