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联生活周刊 > 孔子学生子夏提出男人的处世标准你认同吗?为什么?

孔子学生子夏提出男人的处世标准你认同吗?为什么?

发布时间:2020-09-08 17:27:29 作者:李小刚 点击:

答案是肯定的。诗歌在当下时代一样会受到人们的喜爱。

首先,诗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部分,是阐述心灵的文学艺术,诗词是运用成熟的艺术技巧,并按照严格韵律要求,用凝练的语言、绵密的章法、充沛的情感以及丰富的意象来高度集中地表现社会生活和人类精神世界

其次,诗词是汉语特有的魅力和功能,这是其它任何语言所没有和不能的,也是任何语言翻译不了的。因此中国传统诗词文化是世界文学史上最独特表现形式和文学遗产。也是中国人骄傲的文化资本。

为什么说现代,诗词任然有大批的追随者

1、国家政策的支持与引导。

近几年中央电视台兴起的《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收视率特别高,这让诗词的热度蹭蹭往上,深深地印在国民的记忆中,不论职业,不论学历,不论贵贱,很多人都在这个舞台上展示了自己,重温诗词,继承发扬中华传统文化,感受诗词之美,热爱生活。

2、精神文化生活补给品。

国家物质文明大幅提升的今天,我们需要更多的文化来支撑我们今天的成果,诗词的千百年来沉淀下来的经典文化,我们不仅应该继承,更应该结合今天的生活,让我们的精神生活更加充满魅力。提升人们的精神世界。

3、 快餐文化泛滥。

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是我们无法阻挡的,伴随着信息化的飞速发展,各类文化,层出不穷,我们学到的都是快速的生钱之道,长时间来看,是没有任何文化沉淀的,城市的节奏喧嚣,没有太多的空闲留给我们安静的学习文化和传统。因此诗词的重新崛起,传统文化的兴起必然是水道渠成。

4、中国人对文化的崇敬。

虽然我们生活的时代一直在变,但是每个人心中对美好的追求还是一致的,中国传统诗词文化的魅力,从来就不缺追随者。也将会越来越多。

5、诗词的美感,从来就不曾缺少。

诗歌独有的文化体裁,读起来朗朗上口,是高层次的精神世界的描述,区别于普通的网络流行语言,具有无法比拟的优势。

6、国民素质的提升。

当下国民的文化素养普遍提高,大学生数量逐年增加,有欣赏水平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需要更好的文化知识,来补充营养。大家缺少的不是金钱,是提高生活愉快度和丰富度的载体,我觉得诗词是最恰当不过。

诗词的运用,涉及到生活的各方面,比方说孩子的起名,公司名称,产品设计的灵感等等方面,我们都希望自己的故事能更加有内涵,我们都希望将优秀的文化在当下使用。

综上所述,诗词在当今时代,确有广泛的市场,我们不缺欣赏诗词的人,而是用心作诗词的人。

希望我的答案可以帮助到你,有不同看法欢迎留言互相讨论。

子夏是孔子后期学生中之佼佼者,才思敏捷,以文学著称,被孔子许为其“文学”科的高才生。因常有独到见解而得到孔子的赞许。在我看来,子夏所提出的男人的处世标准其实是孔子仁学思想的具体表现。

一、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意思是一个人能够尊重贤者而看轻女色;侍奉父母,能够竭尽全力;服侍君主,能够献出自己的生命;同朋友交往,说话诚实、恪守信用“这样的人,即使他自己说没有学过什么,我也一定要说他已经学习过了。

子夏的这几句话意在重申孔子的观点:修德必须重视实践。在他看来,德行本身就是一种实践,只有通过不断地实践,才能摸索出真正的学问,这与掌握了多少文化知识并无太大的关联。并且,他还给我们指出,只要能在实践中做到“德”“孝”“忠”“信”等,就能成为一个有道德的人。即便那个人没有学过多少知识,依然能够受到人们的尊敬。因为,德行远比学识重要,这也符合现代社会一个男人的处世标准。

二、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这是子夏对孔子的评价,意思是君子如玉,让人舒服的人就好像一块温润的美玉。内在修养会通过人的言行举止表现出来,我们称之为风度或气质。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有这样的感觉,一个人相貌并不出众,穿着打扮也毫无特色,但是和他交往之后,就会感受他身上有一种非常吸引人的气质,让人愿意与他多交流;而一些相貌出众、打扮入时的人,初看给人感觉很好,可是时间长了,就会觉得这个人只是外表做得漂亮罢了,内在毫无可观之处。内在修养没有做好,外在表现就好不到哪里去,即便可以装得一时,也装不了一世,迟早会露出马脚。有形象没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空虚、干瘪。要想具有君子风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言行举止、坐卧行走都有要求。内在修养自然不必说,这是必须做好的功课。

一个男人的魅力来自丰富、内敛、温情、善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种高贵。一个人从表到里,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对应的品质同样是五个层次: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细细品味,这五个层次,既是身处世间的识人之法,也是涵养内心的修行之途。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人品,终于慈悲,这便是那条完整的路径。因此,每一男人就应该从这五个层次不断丰富和提升自己。



子夏是孔子晚年的弟子之一。他的思想与孔子的正统儒学思想有不尽相同的地方,因此,经常受到正统儒生们的攻击,被称为「小人儒」、「贱儒」。

从《论语》中多处可以看出子夏的思想主张。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论语》子张篇第十九·三)

就交友而言,子夏主张“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能交则交,不能交则拒。子夏择友,信奉的是“无友不如己者”。而子张,则似乎显得大度了许多。交友在己而不在人,“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还是自身修养的因素。

可以看出,子夏比较实在,而子张太高远。子张基本上不像是在说如何交友,反倒像是以后佛家所说的度人,因此虽有一定意义,却空洞而不切实际。而子夏的做法,在现实中反倒容易实行。

子游也对子夏的“洒扫应对”提出了不同看法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论语》子张篇第十九·十二)

子游与子夏一样,同为孔子后进弟子中优秀成员。孔子曾点评:“文学:子游、子夏”。两人都是做学术的料。在学术上,子游得孔子之灵气,以仁道为本,努力践行。孔子曾赞叹“闻弦歌而知雅意”。子夏则得孔子之厚重,收徒授学,强调从生活中的小事做起,循序渐进。两人的分岐显而易见。子游一心想的是老师所传授的大道,要以教化天下。所以对子夏有此批评。

子夏当然不服气。谁说我只注重小道?你说得太过分了。“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传焉?”大道,小道,得有个先后次序吧。循序渐进,由小及大,才是正确的方法。我教弟子们洒扫应对进退,这只是入门教育。后面我传授大道,还多得是呢!怎么可以随便歪曲君子之道呢?“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沿着这条道一直走下去,而能达到终极目标,这就是圣人呀!

由以上例子可以看出,子夏的风格是求之在细,而失之于道。所以孔子评价子夏“师也过,商也不及。”师,是颛孙师,字子张,说的是子张太好高骛远。商,是卜商,字子夏,说的是子夏太琐碎,胸襟不够开阔。

而题主举例的句子,太过于体现子夏的风格了。面面俱到,实际却失之于琐碎。曾子理解的孔子思想。“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但到了孔子自述“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的时候说“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仅取了一个恕。由此可见,大道至简,岂是琐碎强加之?

子夏的这句话,大约相当于神秀的“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终究比六祖慧能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落了下城。

由此,我并不认同题主所说的所谓标准。

“贤贤易色”自不必多说。“事父母能竭其力”若形势所迫,无力可竭何如?现在社会,背井离乡求生活的还少吗?

“事君能尽其身”,若是夏桀商纣隋炀之流呢?

“言而有信”本就是“哐哐然小人哉”。

所以,子夏的这一套,终还是难脱“忠”的范畴,太过刻意,做作了。并且容易入歧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