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财富杂志 > 京剧界历史上,高红梅的早年经历是怎样的?

京剧界历史上,高红梅的早年经历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20-09-08 21:07:47 作者:李小刚 点击:

高红梅,上海京剧院优秀青年京剧演员、梅派青衣、京剧旦角演员。

话说2012年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上,上海京剧院获得7金12银的好成绩,其中,高红梅以高贵典雅的气质、唱作俱佳的表演获得青衣组金奖,认识她的朋友都说,那个爱说爱跳的小姑娘长大了。

高红梅她是山东鲁西南的人,鲁西南那边的人,鲁西南离河南其实不是太远,所以从小爷爷奶奶也是愿意听一些河南豫剧,在高红梅的印象当中,觉得戏曲就是豫剧,她的家人都没有从事艺术或者戏曲方面的,所以从小也没有特别地熏陶她,有意地培养她往文艺这方面走。

然而,从小漂亮伶俐的高红梅很早就展现出了独特的艺术气质。小时候有时候自己在家,小姑娘嘛,都愿意穿着妈妈的大裙子、高跟鞋,拿个毛巾或者丝巾,她经常会在家里自己对着镜子,甩啊甩,其实不懂,就是感觉那样很美,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她就转入了他们的艺术中心小学,在艺术中心小学里,就是比普通的学校多学一些文艺方面的,比如乐理知识、唱歌、舞蹈、练一些基本功这样子的一个艺术学校,在那里结识了张俐老师,她还有她的爱人杨培服老师,他们都是教她的,也是特别喜欢她,觉得她学东西还挺快的,所以他们就引荐她,说山东省戏校在招生,1997年的时候,是京剧专业,然后就带着高红梅她去考试。

当时才知道京剧是国粹,然后才知道梅兰芳,当时家里人还是支持的,因为父母觉得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从事文艺,又是传统戏曲,还是不反对,支持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要想人前显贵,就得背后受罪。不少梨园行的老话都告诉人们,这碗戏饭不好吃。可高红梅却与众不同,因为她在她们班就属于比较小的,个子也是班里最矮的一个,所以可能相对腰腿也不是那么硬,而且她学得也不慢。她的艺校同学说她压腿、基功课、武功课、身训课都非常自如,如鱼得水。老师说什么,只要一点她就通。因为老师觉得她学得快,领悟能力也不差,所以就对她的要求会更高一些。武旦课堂的老师,然后那个她们自己课堂的老师,还有别的课堂的老师,都想让她多学几出戏,为这个她们老师吵得不可开交。

其实后来反过来想想,那时候确实有一种骄傲的心理。因为那时候年纪小,就觉得同样一个动作,自己轻而易举就能做到,或是一个技巧,自己轻而易举就能达到;而别的同学还很费劲、很吃力的同时,自己就已经比别人好了。但是自己没有根据自己的条件,再要求好一点。这其实就是一种自满,但是那时候不觉得,就觉得我想做的自己就做,我不想做的自己就不做。还有一种心理就是没有自己做不到的,只有自己不想做的。

“只有我不想做的,没有我做不到的",高红梅“高调”地宣称。然而,老师的一次谈话,改变了她对于学戏的态度。大概四年级、快四年级的时候,三年级下半学期,学校组织她们全校同学在操场看电影,然后她当时的班主任就把她叫出来了。叫出来之后对她说,红梅,我想和你谈谈心。她觉得她是有条件的,不能这样子对自己不上进,没有更高的要求自己。就是那次的谈话,可能触动到了高红梅她心里的一些感受。她突然一下子感觉自己应该追求什么,要什么。然后,自那以后,她就整个人改变了,完全就是尽她自己的能力去做,她能够十个翻身走得非常好,她一定是认认真真,百分之百完全的去把这十个翻身走好。

从此,高红梅的成绩突飞猛进,还未毕业,已经同时被好几家京剧院团“相中”。山东省京剧院、青岛市京剧团、还有苏州市昆剧团,当时三个单位希望她能够去他们院,而且是作为青年演员培养的对象。然而,面对热情的邀请,高红梅却犹豫了。在她内心,那时候也没有特别明确,自己的方向是什么,我将来以后要怎么样,当时她的主教老师田波老师,她觉得她应该到更高的学府去深造,当时是王梦云校长和徐幸捷院长,他们亲自到山东给她们考专业课。上海戏曲学校原校长王梦云说,考试的时候,高红梅给她的印象就是个头、扮相、气质都可以,是一个青衣、花衫、刀马旦的条件,所以王梦云校长跟当时几位老师都觉得在那次的招生中,她是属于最好的一个学生。

当高红梅她坐着火车,从山东到上海的一路上,那一晚上她没有睡着,她看着那些树一一略过,一路南下的时候,然后看到父亲在那帮她拿着行李,父母来送她上大学的时候,她就暗自下决心,她觉得高红梅这一南下,就没有回头路了。高红梅常说自己很幸运,因为一路走来,得遇多位恩师指点。上海京剧院的陆义萍老师就是高红梅时时挂在嘴上的妈妈一样的老师。她曾自言,每个人都可能在人生的转折点遇到自己的贵人,就是贵人不同,而她自己来到上海以后,她觉得她的贵人就是她的陆老师。高红梅的老师、京剧演员陆义萍说,她原来在戏校是以花旦为主,学的是花旦,考到她们大学来之后,因为这一届她们学生中青衣行当条件好的很少,所以当时她们领导,院领导、系领导就决定让她学青衣为主。先是教练台步,青衣台步,一个出场,出场怎么走老师都说你这不对,她就奇怪了,她说自己怎么就都不对,然后老师会跟你说,你这个出场就没有那个味道,不是青衣的份量,就是说明你没有青衣的那个范儿嘛,就是轻、飘,然后她就把老师上课的时候给她做示范的那个样子记下来,印在脑子里,然后晚上晚自习的时候,反复地在练功房里对着镜子练,她就不信了,自己把所有的动作都放慢,把它拆开,一个动作她可以拆成好几个,一点一点的,她就不信自己磨不像,自己先死学。她会在练功房花几个钟头就练这个出场,旁边的同学都说,高红梅,自打我六点一进来,你就在练这个出场,现在都九点了你还在练这个出场。她有这股咬牙的劲儿,一到上海之后,她好像一下子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每天都是很好奇,看到什么都很新奇`都想学,她到大学这四年,她都不知道淮海路在哪里,南京路在哪里都不知道,整天就是练功。高红梅她觉得她跟陆老师的这种师生之情已经超越了师生、就像母女。

因为那时候在食堂吃饭,可能伙食也不是特别好,如果练功或者生活中累的时候,就觉得体力也会欠一点,然后陆老师就会在家里做一些吃的,给她带到学校去,有牛肉、炖童子鸡、红烧肉。她星期六、日到陆义萍家里去,给她加加工,她先生拉胡琴,她给她加工完了之后,陆义萍她先生给她吊嗓子,还要做饭给她吃。陆老师对高红梅的关心无微不至,但却从不把高红梅当做自己的“私有财产”,相反,她还时常鼓励高红梅博采众长,抓住一切机会向别的老师学习。哪里有好的老师她都是让她去学,因为陆义萍她到学校之后,她主动去教青衣戏,刀马旦的戏她就教得比较少了,她觉得学校有好的刀马旦老师,就应该让她跟最好的老师学,王继珠老师、王芝泉老师都是相当好的老师。

文武双轨课的时候,跟王芝泉老师也学过昆曲,像《昭君出塞》或是《金山寺》,拓宽自己的戏路,然后文戏是跟张洵澎老师学过昆曲的《游园》之类的,当然还跟王继珠老师学京剧刀马旦的靠把功这种戏,还有舒旦玉老师,毕业前还跟北京的像马帅老师、孙元意老师,他们都教过她。也是在陆义萍老师的支持下,2012年5月,高红梅有幸拜在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秀荣先生门下。

她和刘秀荣老师应该也是有这种“师徒缘”,十岁的时候,她中专时的田波老师,就带她去过北京,去刘老师家,田波老师是刘老师的徒弟,那时候她才十岁,就叫刘老师为师奶奶,叫张春孝老师为师爷爷,就住在他们家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