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周刊 > 不知火舞被强奸:我是个病人,是一个住院27天的“精神病”人

不知火舞被强奸:我是个病人,是一个住院27天的“精神病”人

发布时间:2019-06-02 07:54:50 作者:李小刚 点击:

如标题所说,我是个病人,是一个住院27天的“精神病”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根据病情严重者甚至可以通过司法鉴定为精神残疾。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幸运的,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在反反复复的煎熬中,三次自杀未遂,计划自杀无数次,可为何还能走到今天?自己也深感奇迹!

因为害怕把负面情绪带给别人,所以我像只刺猬那样生活

对于亲情与爱情的渴望,使我只要别人给颗糖,就兴奋的要蹭上天了,却从不考虑这颗糖是什么味道,适不适合自己,或者是有毒的还是没毒的。后来发现一颗心里装了太多人,唯独没有自己,而他们对我这种无私的奉献感到理所当然,可是单方面的付出永远没有办法维持一段关系的,当我累了疲惫,他们无法享受就责怪我变了!

所以我开始成为一个伪装者,过着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生活,甚至连笑也懒得装了,每一个想要靠近我的人,都会被这扎人刺猬蛰伤。我也渴望有朋友,可却是……

迄今为止我有一个长达八年的朋友,甚至是八年以来用情最深,比谈恋爱都还走心。这对一个流浪者而言,八年已经是什么很长很长的朋友关系了,自以为是的觉得可以走的更远,可就在2018年9月15号傍晚时分,我收到一条很长的信息,一条不愿意维持我们这段关系的信息。从那时起我特别喜欢一句话: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

我几乎不再把负面情绪在现实中展现,而网络是个神奇的东西,不用有太多顾虑,不开心就说一下,爱听不听……现实里的刺猬只是卑微到了骨子里,渴望又害怕的独自蜷缩。

有一天,我厌倦了待在黑暗里,又觉得阳光太刺眼,还是迈出去了

从黑到白总该有个过程吧,可是我没有任何的过度,就如同变魔术那样,让人眼花缭乱,最初时我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直到慢慢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从最初的一个月情绪崩塌两次,到一个星期情绪崩塌两次,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我终于认识到错误,这并不是一种常态!

我开始慌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去哪里寻求帮助,提到寻求帮助也让我想起,曾经把伤口袒露时的嘲讽,我好像应该闭嘴的吧!

可当那个声音从脑海里出现,它嚣张的、肆意妄为的命令我去死亡,命令一个对生活满怀憧憬的人去死,我不明白是哪里错了。我查找各种资料,渴望在蛛丝马迹中能得到一点线索,我解剖自己每一个伤痛的曾经,寻找源头,可是……

如今的我,从抑郁症的潜伏期来到了双相情感障碍期,从不相信自己有病不接受一切,到向命运底下头颅,因为它确实有间接性主导我生命的能力……

所以这一次我住院了,不再闹腾了,做一个积极配合医生的病人,不管结局怎样,我都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最后这一段,是给各位病友的的份忠告,住开放性病房,并且还有医保报销以及家人的陪伴,不要再把小感冒拖成心肌炎了!祝愿各位早日康复,也祝我自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